字节跳动做游戏,有着怎样的逻辑?

  近日,媒体发现字节跳动游戏官网“朝夕光年”已正式上线,英文名为 “NVERSEGAME”。 据网站介绍:“朝夕光年是一家面向全球用户与开发者的游戏研发与发行公司,通过提供顶级游戏和打造玩家社群。”

  根据天眼查显示,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13年2月成立,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公司法定代表人为严授,由字节跳动有限公司间接持股。该官网中并未提及字节跳动。2月22日,朝夕光年相关负责人回应媒体时表示,朝夕光年是字节跳动旗下游戏研发与发行公司及品牌。

  朝夕光年官网低调上线,在网络上并未掀起多大水花,对比隔壁华为Mate X2的热度相差不是一点半点。

  此前,张一鸣的创业伙伴梁汝波曾在采访中表示张一鸣“不打牌、不玩游戏、更不看碟”。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2020年底网络上流传一张截图,截图显示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在飞书群里批评员工在工作时间聊原神游戏:“好奇,这些同学今天工作都很空闲的吗?”群内有人解释称:“应该看单个成员工作时间在这个闲聊的群里花的时间占上班时间的百分比。”也有人@张一鸣 :“那你退群啊”。之后网友爆料称,张一鸣已退群。此事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字节跳动对游戏的野心。

  虽然朝夕光年及其发行代理的游戏看起来是圈内“小透明”的存在,但是字节跳动自身拥有庞大的流量,也不差钱,之前也有今日头条、抖音之类的明星产品,朝夕光年大有潜力。这一点可以从朝夕光年一直是字节跳动近几年游戏发行和制作机构看出。或者可以说,朝夕光年已经成为字节跳动游戏业务的代名词之一。

  当然,字节跳动也在游戏领域的布局远不止朝夕光年。早在2018年字节跳动就开始做游戏,具体发展历史见下图:

  字节跳动一直在持续网罗游戏人才。在其游戏的储备军中,也陆续挖角了网易、腾讯等公司的多位高管,而目前其旗下的游戏业负责人严授,也曾就职于腾讯战略部门。

  目前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已经配置完成三大板块:中重度游戏研发和发行平台“朝夕光年”、休闲游戏发行平台“Ohayoo”、云游戏平台“嗷哩游戏”。连续打造“新招牌”,让业内对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的布局愈发重视。

  游戏产业发展加速

  去年的“黑天鹅”让“宅经济”腾飞,宅家娱乐活动之一的游戏迎来高速增长。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5.18亿,占网民整体的52.4%;手机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5.16亿,占手机网民的52.4%。尽管游戏用户规模增长趋势总体放缓,但2020年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高达2786.87亿元,较2019年增加了478.1亿元,行业发展势头仍然强劲,仍属于吃香行业。

  信息流、短视频接近天花板,需要“新故事”

  据东方证券数据显示,早在2018年,国内短视频应用的用户增长率结束了自2017年6月以来的高速上涨,并从最高点的130%一路跌至2018年7月的约80%。

  今日头条2017年1月的MAU同比增速为131.2%,但到2017年7月其MAU同比增速已降至两位数,到2018年9月增速仅为14.5%。

  当信息流、短视频带动的广告收益已经可以看到天花板,对字节跳动来说,寻找新的变现渠道便成为顺其自然的事。而字节跳动此前TikTok在海外市场遇阻,海外市场也亟需新的刺激,《原神》等国产游戏在海外的火爆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游戏更容易“出海”。

  游戏是“印钞机”

  《FGO》将B站氪成上市公司。互联网第一梯队的腾讯,以社交见长,但真正的营收大头则来自游戏,占比过半。研究数据显示,2021年1月游戏《王者荣耀》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吸金2.67亿美元,较2020年1月增长22%,蝉联全球手游畅销榜榜首;《和平精英》和《PUBG Mobile》1月预估收入超过2.5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6%,位列榜单第二名。

  2020年,字节跳动被爆全年营收接近2400亿,其中,游戏版块创造了40-50亿的流水。称游戏是“印钞机”也不为过。

  游戏提供内容

  在国内的游戏市场很难绕过腾讯和网易,而问题在于生产游戏相关内容时容易涉及版权问题。此前,字节跳动就曾与腾讯因西瓜视频未经授权直播《王者荣耀》游戏的事情对薄公堂。头条系产品无法从腾讯手里获得优质游戏内容,那么就得自己去生产内容,通过投资入股、研发、代理、发行来获得版权,为内容提供弹药。

  坐拥流量做宣发,从渠道切入

  我国的互联网用户格局已逐渐趋于稳定,人均App下载量在下滑,大部分流量都被微信支付宝等超级App占据,游戏公司对渠道联运的依赖降低(如米哈游的《原神》一开始拒上华为应用商店、小米应用商店和腾讯的应用宝)。同时游戏内容方通过直播等方式也开始承担宣发,因此游戏发行商在获取新用户的这一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正逐步扩大,优质内容的议价能力也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比如成立才两年时间的Ohayoo在产品量级上已有不小的规模。

  在全球游戏市场占据头部地位的腾讯游戏也是从代理游戏开始,从渠道切入运营和自研,从轻度休闲游戏切入中重度游戏,通过投资知名游戏公司和工作室补充游戏版图,仅剩下类似鹰角网络、莉莉丝、米哈游这样不太肯屈居人下的游戏公司未被纳入。

  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显然也是汲取了前辈成功之道。腾讯早期游戏以数亿人使用的社交平台QQ为纽带带动游戏业务,后期在移动游戏中又有微信“保驾护航”。如今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兼具短视频、直播、电商、社交平台,MAU破6亿,拥有类似于QQ微信这样的庞大流量池。相较于网易、三七互娱、完美世界、米哈游等游戏公司,多了一个流量与中枢平台,在未来的竞争中显然也是一张底气十足的王牌。

  字节跳动在近几年投了二十来家游戏公司,杀入腾讯腹地。2021年1月至今,游戏霸主腾讯已经公布投资了20多家游戏公司,如摘星网络、灵刃网络、东极六感、玩心游戏等。如此密集的出手,背后意味不言而喻。除了不想再次错过下一个“米哈游”,也是对强大新对手的防御。抖腾的大战范围越来越广泛,字节跳动能否成为腾讯网易之后的第三个游戏巨头?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本文由科技畔整理发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jipan.com/71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