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高速发展,下个掉队的会不会是阿里?

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史,不仅是套路发展史也是“打脸史”,上至两马大佬,下至普通从业者,在互联网行业一日千里的发展速度下,大家都有很多被打脸经验。

最新的打脸案例是阿里,在去年9月份宣传了波阿里巴巴市值超越腾讯万亿,双方已拉开差距”后,在1月25日腾讯大涨了11%,收盘时的阿里市值5.58万亿、腾讯市值7.35万亿计算,腾讯市值反倒超越了阿里近1.8万亿港元。

下个掉队的会不会是阿里?

这时候,真正要问的问题,就是掉队的会不会是阿里?

从9月份炒作市值差距至今时间相隔不到半年,这期间属于阿里集团的最大直接利空因素,当然是蚂蚁集团未能上市反而引发危机,问题甚至延伸至阿里集团和所有头部互联网平台。

但这并非真正的问题所在。当年百度之所以从BAT中掉队,是自己的核心领域出了问题,百度以搜索为核心能力的流量分发体系在移动端遭遇挑战;同时,百度的流量生态和商业生态都未能成功延伸。

百度的掉队并不是真的业务倒退,今天的百度相比2015年前后的市值、营收都有明显增长,只是增速追不上最头部的互联网公司。

这两点在如今的阿里身上都有体现。在阿里最为核心的线上交易领域,除固有的京东、美团、拼多多这一票腾讯投资的交易平台在竞争外,如今正遭到所有头部流量平台的入侵。按照QuestMoile的统计,就是除百度的中国所有头部流量平台都在全力做交易,而且成长都很快。

下个掉队的会不会是阿里?

比如按照上周腾讯的公布的数据,小程序总交易金额至少实现翻倍增长,从2019年的8000亿增长至1.6万亿。这其实才是推动腾讯股价高速增长的最重要原因,小程序交易生态的持续增长,将直接让腾讯的广告、云计算、金融支付等多个业务收益。如果小程序在2021年能够持续翻倍增长,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淘宝天猫)2020财年的6.59万亿总GMV,看上去也不是特别遥远。

而根据快手最新更新的招股书,快手开始宣称自己是仅次于淘宝直播的第二大电商平台,其2020年前11个月的电商总交易额为3326亿,而去年前11个月则为423亿,一年时间,快手电商交易额膨胀近800%。可对比的是截止2020年9月30日,淘宝12个月的GMV为3500亿元人民币。从发展速度上看,快手直播电商超越淘宝直播,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另一大要做交易平台的对手是字节跳动,尽管在去年8月有信息称抖音与淘宝完成了200亿的年框投放协议,但随后抖音就限制淘宝店铺的直连,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抖音小店。字节跳动从没掩饰过自己独立做电商的决心,根据此前流出的一份文件,字节跳动在2020全年GMV可能在1500亿上下。

下个掉队的会不会是阿里?

对于阿里来说,更可怕的是,不管是去中心化玩法的小程序还是中心化玩法的抖音快手,其交易平台构建其实都还在早期,远称不上成熟,但其增速已经让阿里难以追赶。对于这些手握流量的新平台的挑战,阿里最有效的手段似乎还真就是二选一。但就在最近的压力下,阿里明确表示未来天猫将充分尊重商家自主经营权利,不支持“二选一”。

在PC互联网时代,做线上交易曾经是阿里独有的神奇能力,而如今神奇不再,大家都开始掌握做交易平台的能力了。这背后有很多因素,包括移动支付的成熟、小程序的出现、直播电商使得内容流量可以直接转化至交易等。但带来的结果就是,有流量就能转化为做交易能力,而流量都在腾讯、字节、快手这里。

下个掉队的会不会是阿里?

阿里的另一大问题,就是其外围生态的延伸并不成功。在阿里财报中展示的一系列业务中,大文娱已经是个阿里自己都不愿主动提起的业务。就在本月,对标腾讯TME的虾米音乐宣布将关停,而优酷更是被认为率先掉队。

下个掉队的会不会是阿里?

当年阿里的移动生态布局还是很完整的

阿里多年前连续投资收购包括高德、UC、微博在内的一系列优质移动流量平台,但这些平台与曾经被收购的口碑等平台一样,被阿里收购后就逐渐失去活力。“强调100%控制”与“放弃控制权”,是当年阿里与腾讯构建外围投资生态是一个很明显的差异,如今来看,谁更正确其实已不言而喻。

本文由科技畔整理发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jipan.com/538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