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成90、00后“社交新宠”,线下门店猛增

“换一人生,重活一次,特别爱那种烧脑推理的感觉。据了解很多年轻人最近迷上了玩“剧本杀”,“每周基本上玩两次,光今年玩过的本也有40-50本了。”

近年来,玩“剧本杀”成了“社交新宠”。因为角色扮演加烧脑破案的独特方式,吸引了大量年轻人消费。数据显示,在大众点评、美团等平台上,全国5月初以来已开张并获得售后评价的门店多达1.1万家。

“剧本杀”成90、00后“社交新宠”,线下门店猛增

遍地开花,长沙线下门店已经超过150家

换上一身装扮,小何变成了剧本杀《古木吟》中正在读高三的于念。她来到了美丽的小镇羌镇,和其他5名学生在火舞祭中突然失去意识,醒来后突然出现在了恐怖的校舍……

“这个剧本分3个阶段,先还原故事,找寻回忆;然后根据线索盘出凶案;最后根据角色做出选择,这也是整个剧本情感的升华阶段。”小何说,每个人都拿到了三幕剧本,对应每个阶段,在游戏结束后主持人会对整个剧本进行复盘。

“剧本杀”,是一种在欧美非常流行的派对游戏,派对中的一名宾客秘密扮演凶手的角色,而其他玩家需要通过调查和推理寻找出凶手。它曾是一个极小众的游戏,年初的疫情加速了它迈向蓝海。

“剧本杀”成90、00后“社交新宠”,线下门店猛增

9月23日,三湘都市报记者以“剧本杀”为关键词搜索店铺发现,在长沙,带有“剧本杀”的游戏体验馆超过了150家,光五一广场商圈附近就有49家,游戏单人价格从60-168元不等。其中,最畅销的店铺仅半年就有4827人消费。

收入可观,创造剧本盈利占店面盈利八成

“小香,2位的来了,可以跟其他6人说准备开始了。”9月23日下午2点,PANDA桌游谋杀之谜负责人侯先生正在招待前来体验的客人。

2016年,侯先生创办了这家店,属于较早进入“剧本杀”的创业者。“一般周末和假期人比较多,我们最多接过50桌,工作日一般是10桌。”侯先生告诉记者,来玩的人一般是20-35岁学生或者白领,“有人最长玩了10几个小时,普通的也就3到4个小时。”

相比于门店客源经营,侯先生坦言,剧本创作才是门店最大的盈利来源。门店有3本自己创作的剧本,这就占了店铺利润额的八成,“在支出方面,剧本引进占了大头,我们有200多套剧本,城市限定剧本要1500-1800元,独家剧本3000-4000元,盒装本400-500元。”

随着“剧本杀”游戏的走红,剧本创作也成为一门吃香的手艺。2017年底,李筱辞去了设计师的工作,成了一名全职作家。“看了《明星大侦探》后对‘剧本杀’很感兴趣,就去了实景探案馆玩,两个月玩了四五十个本,还认识了很多好朋友。那时‘剧本杀’行业才刚起步,后来基本上没什么剧本玩了,自己要不写一个试试。”

“剧本杀”成90、00后“社交新宠”,线下门店猛增

2018年2月,李筱的第一个剧本《凤求凰》正式发售。她用了14天完成了剧本创作,以298元的标价卖出了200多本。李筱表示,因为是第一个剧本写得很快,现在基本需要3个月才能写完一个本。

目前,李筱已经发行了四个剧本,最畅销的是独家本《狐狸旅馆》。去年12月份预售,每本标价4888元,授权给了全球164个城市。

拼出挚友,“剧本杀”玩出社交新方式

从陌生人,到朋友,到情侣,到夫妻,“剧本杀”成为了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以前出去玩不是吃东西就是逛街,没有新意。而剧本杀游戏推理很带劲,可以在这几个小时里变成其他人,还可以通过这个收获新的友谊。”长沙理工大学学生小何说,在玩《古木吟》的时候,正好跟两个同校的学妹拼成了一桌,后来还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业内人士认为,故事与社交,是剧本杀最吸引玩家的地方,“一局游戏通常由4-8位玩家组成,单局游戏时长少则4小时,多则7小时。全程不能看手机,这个过程你只能沉浸在角色里。你是剧本里的人,你就跟你身边周围的人有了关系,不再是陌生人了。”

“由于叙事视角限制,玩家从剧本中获取的信息有限,真实线索与迷惑性线索互相交织。玩家在分享信息、隐瞒线索的过程中,就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湖南工商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副院长尹元元指出,同时,隐藏在不同角色身后,可以让人们放下社交顾虑,用全新身份和陌生人交流。再慢热的人,也能在这几个小时的合作里和队友熟络起来。

本文由科技畔整理发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jipan.com/51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